林家宅37號事件(凌霄夜話:真實案件林家宅37號事件)

2020-02-29 15:19  閱讀 2,198 次

林家宅37號事件是1956年上海市寧武路發生的一起滅門血案。在官方的定義中,是一名叫做林先國的人,殺死妻兒后自殺身亡。林家宅37號也就是現在的上海市工人新村。當時案件非常轟動,但是至今沒有結果,所以現在比較靈異。
1956年的一個深夜,普陀區的當地警察接到報警電話,刑警感覺事態嚴重就上報了值班局長,通知出警后來到寧武路37號,刑警照常了解了一下情況。原來的房主在解放前逃亡臺灣了,當時的主人是從河北調到上海的葉先國,一家四口人,葉先國帶著老婆和一兒一女,一家四口住在這里。刑警撬開房門進去以后發現站的地方全是血跡,地板濕漉漉的,兩層的小樓一個人也沒有,尸體也沒有。據現場收集的情況來看血跡分別有6個不同的人,且非常大量。但是這家人只有4口人,鄰居說這家人幾個月前女主人就帶著孩子回了老婆,男主人也一個多禮拜沒有回家了。那么是誰報的案?按照血跡的量來看,起碼死了6個人,那么尸體又在哪里?
怪異后續:
兩個月以后,派出所民警接到報告說37號兇宅封條無緣無故的消失了,且門也開著,像是什么也沒發生一般,這兩個月內林先國也失蹤了。調查組去了女主人的老家,也確定女主人和孩子沒回來過,消失無蹤。由于那時候的技術有限,也不知道報警人和動機是什么。警察再次進入林家宅的時候,地面上的血跡和報案當天一樣多且流動,警察中大部分人聽到2樓有小孩子的嬉笑打鬧聲。沖上去后發現樓底的童車被挪到了二樓,卻無任何人。根據鄰居的證詞這幾天林家晚上偶爾也會有亮燈,十分詭異可怕。
在公安的調查下,男主人葉先國有重大可疑,在取證過程中找到一名叫做徐皮匠的人,是葉先國的好友,在徐皮匠的證詞中,他們相識于民國13年。他們是屬于河南一貫道的,葉先國是一貫道大護法。公安愕然,因為葉先國的身份證上是1933年出生,這樣時間就完全對不上了。但是徐皮匠一直堅持自己的證詞,且也沒有說謊的動機。最近一次徐皮匠遇到葉先國是在56年11月的河南伏牛山玉佛寺。徐皮匠留下這些證詞后,第二天再傳喚徐皮匠的時候居然發現皮匠暴斃在家中,臉色紅潤沒有中毒的痕跡,沒有任何內外傷,沒有生病。這樣最后一個見過葉先國的人和證據一起消失了。
時隔兩年后,葉家宅原址拆遷,原地改造成工人新村,在37號林家宅原址的地下三米左右,挖掘出一個大缸,缸里是葉先國的兩個妻子和小孩。于是林家宅37號案件定義為重大刑事案件,并通緝葉先國。在通緝葉先國后發現,葉先國的爸爸也叫葉先國,甚至于葉先國的爺爺也叫葉先國,所以徐皮匠的證詞仿佛有了一定的道理,這才有了1924年葉先國和徐皮匠認識的故事。兩周后江西警方抓獲了葉先國,葉先國兩年來一直住在江西龍虎山道觀內。由于葉先國案件特殊性,抓獲的葉先國關在提籃橋監獄,由公安部派出審訊專家審訊。法醫這時候又提供了一個可怕的消息:葉先國的妻兒并沒有出現尸體腐爛的現象,死亡時間從法醫判斷角度來看是前天。然而葉先國的妻兒已經深埋地下兩年多。葉先國本人在被關押后也仿佛中了邪一般出現了精神疾病,在法醫的精神鑒定中,葉先國卻3次被認定為精神正常。
1959年4月,在押送葉先國回案發現場時,最詭異的事出現了:葉先國狂笑起來,頓時狂風大作,迷霧重重,身邊的刑警甚至無法看清半米外的事物,迷霧中有若干金光籠罩葉先國,葉先國就在金光中念起符咒,三名內圈的刑警想按住葉先國卻怎么也無法做到,已經被拆遷的37號兇宅又在原地重現,甚至出現了二樓的孩子們的歡聲笑語,嬉戲打鬧。三名內圈刑警甚至最后直接暈死過去了。當外圈的刑警呼叫支援后,大批刑警趕到,發現葉先國已經被擊斃,子彈來自昏死過去的三名內圈刑警。
林家37號兇宅最后就這么由于嫌疑人死亡沒頭沒尾的結案了?,F在林家37號兇宅也已經變成了普陀區寧武路工人新村。
凌霄解密:
這起事件最離奇的地方在于沒人知道林先國的目的在什么,殺人動機以及最后的自殺(暫且認為是自殺)。聽老一輩的前輩說這個一道觀挺邪門的,練一些需要獻祭親人的法術,說來也搞笑,但是最后也沒看林先國有什么成果。如果說為了邪法而弄了個家破人亡,或多或少有些得不償失。目前一道觀這個教派也失傳已久(損人不利己肯定失傳了),所以也沒人去深究這個過去很震撼的真實靈異事件了。

本文地址:http://www.szxyfys.com/35764.html
關注我們:微信公眾號:掃描二維碼慧學在線的微信號,公眾號:********
版權聲明:本文為原創文章,版權歸 admin 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發表評論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