興平教育界的“趙物理”,你知道嗎?

2020-03-03 23:23  閱讀 2,682 次

看了《醉美新興平》上刊登馮家才先生的文章《「原創」回憶南位初中趙興民老師》,才知道趙興民老師后來到了南位中學。文中對趙老師樸實無華的描寫,勾起我對趙老師的無盡思念。去年以來,幾次動筆想寫,甚至用將題目公布在微信群里的方法來督促自己,但因為我和趙老師連一句話都沒說過,還是走讀生,下課了就回家,僅寫課堂上的內容,有些干巴,終未落筆。這次無論如何都要完成任務!
一九七二年,鄧小平復出,狠抓教育工作,全國出現了后來批判的“教育回潮”。初中升高中居然要進行閉卷考試。一直在文革“教育要革命”中長大的我,覺得很新奇,當然也很害怕。叫我背誦“老三篇”,肯定沒麻達,這閉卷考試...... 心里沒底。
家住東溫坊的邱建武老師教我們初中物理,按課本內容他教我學,也沒覺得好與不好。升高中要正兒八經進行閉卷考試了,學校把初中七個班的學生集中起來,分幾次,請教高中的趙興民老師進行物理課的復習輔導。聽了趙老師的課,才知道物理竟然這么有趣,學習還有這么多的方法、技巧。
初中物理中的左右手定則,一會兒是判斷電流方向,一會兒是判斷物體運動方向,又是判斷螺線管的電流方向,又是判斷螺線管的N極、S極。哪種情況下用右手定則,哪種情況下用左手定則,幾個概念交叉纏繞,一會兒伸開右手,大拇指與四指垂直,讓磁力線垂直穿過掌心,一會兒伸開左手….. 到底是右手握螺線管還是左手握螺線管? 弄得人頭昏腦漲。
趙老師把這些概念梳理得一清二楚:右手發電機,左手電動機。先有發電機,后有電動機。人干活時,先用右手,一個右手不行時,左手才幫忙。判斷螺線管電流方向,更是簡單的像一:寫N時,最后一筆順右上朝左下劃圓,帶上箭頭,就是電流方向,你硬要朝相反方向拐,就不是N了,成了M了。寫S時,最后一筆順勢由左下朝右上畫圓,帶上箭頭,就是電流方向。你硬要朝相反方向拐,就不成字了。
一九七二年某天下午講的一節課,四十六年后的今天,內容仍然清晰的浮現在眼前?!摆w物理”飛揚的風采,浸入心扉的教導使我受用了一生。后來的中考、高考,均有受益。上中專、上大專,甚至到西安交大聽過輔導課,接觸了幾十位老師,都無緣再碰到“趙物理”式的老師。
高中二年,能當趙老師的學生,聆聽老師的教誨,真是榮幸。
力是矢量,力的三要素:大小、方向、作用點,缺一不可。作用力與反作用力,大小相等,方向相反,作用在不同的物體上。你用拳頭打了他的臉,他用臉同時打了你的拳頭,為啥判你犯法?就是因為作用點不同。為啥我們害怕縮回的拳頭、拉開皮筋的彈弓、懸在半空的重物?因為他們有勢能了。摩擦力與運動同生共死,一個動滑輪可以省力一半,那么十個動滑輪就把力省沒啦?摩擦力始終存在,機械效率總是小于一。即時(瞬時)時速度才是物體的真實速度,但瞬時是多短呢 ------ 你說有多短就有多短!后來上了大學,引入了極限,才完全解釋了瞬時的概念。
現在大陸語系中出現了“正能量、負能量”的概念,我請教趙老師:能量是矢量還是標量?趙老師肯定會笑著說:我知道你把我往溝里引!告訴你個常識,中國每年都會在詞典里收錄和發布新詞條,很嚴格的,也經得起時間的考驗。我用兩個凡是來回答你:凡是未收錄的詞條,都是不準確的;凡是能夠存在的詞條,都是有道理的。你好好學學日報社論、十九大報告,看看這些官方文件里有沒有這些詞條?
還真把我問住了,因為我已經好多年都沒學習過日報社論了。十九大報告習總念了三個半小時,我只看重點,沒用半個小時就看完了。比起趙老師差太遠了。
趙老師把凸透鏡讀成“斗”透鏡,“凹”原先一直念(ao),最近幾年才增加了(wa)的讀音。但趙老師早就讀(wa)了:透鏡有雙斗平斗和凹斗,雙凹平凹和斗凹。樹蔭下的陽光點為什么都是圓形?還有從房屋漏洞里射進的陽光,為什么也是圓形?------ 因為太陽是圓的,小孔成像。小孔雖然不是圓的,但與地球到太陽的距離相比,就可以看成是圓形了。光的速度是每秒三十萬公里,一天的時長是二十三小時五十六分四秒。地球到月亮的距離是xxxxxxxx,月亮的質量是xxxxxxx 這些常數趙老師開口就來。
(網絡配圖)
馮家才先生的文章里提到了趙老師徒手畫圓的絕技,趙老師還有一個絕招,就是用粉筆在黑板上畫射線,手握粉筆,由近向遠,用力推去,靠粉筆在黑板上的跳動,畫出一條漂亮的射線。此招不常用,也沒有畫圓那么熟練。
物理學分五個部分:力學、電學、光學、分子物理學和熱學、原子核物理學。趙老師總是強調,要培養學生提出問題、分析問題、解決問題的能力。他多次在講課時說,這個問題現在科學上還沒有辦法解釋,靠你們將來去解決。每當聽到此話時,既感羞怯不安,又覺責任在肩。從懂事起,我就立志要做共產主義接班人,如今眼看快入土了,接班無望不說,竟然連趙老師希望我解決的是啥問題都忘了,真是慚愧啊。
上物理課主要是記定理、公式,力學的牛頓三定律、電學的母狗定律(歐姆定律)。趙老師教我們要掌握公式的原理,就是記不住,也能推導出來。某次他說智奇同學的作業,是在哪里拾了(撿到)個公式,還作對了。
教地理的賀望平老師當時也就二十來歲,曾把剛出生的女兒放我鄰居家喂養。城里長大的女學生,對農村的土話不懂。當她提出地理課要考試時,有同學隨口說“窩然的跟慫一樣,咋考啊”!某次同時等候上課時,她問趙老師此話是啥意思,趙老師笑笑說,就是形容很然的意思。多么妥切的回答??!
賀老師在蔣協州校長的帶領下,在校門房的山墻上畫地圖,東面墻上“胸懷祖國”四個大字下是中國地圖,西面墻上“放眼世界”四個大字下是世界地圖。前幾天我去母校憑吊,兩幅地圖還在。當年鄭侖老師在地圖上寫貴州的貴字時,我就在旁邊看,下面寶貝的“貝”沒按我的想法寫,而是先寫個目,目下面就應當是八,他卻寫成了一短一長的兩豎。很漂亮的,我佩服地笑出了聲,鄭老師大背頭,左手端著盛金粉的碗,右手握筆,嘴里叼著香煙,對我回眸一笑,還歷歷在目。
剛一上課,老師就問“誰放屁了?”連問兩遍,同學們無所適從,驚慌不安?!拔覟樯赌苈劦匠粑??就是因為屁分子運動到我鼻子里了,今天就講分子運動論?!焙诎迳铣霈F了五個字:分子運動論。這個精彩的開頭據說是教化學的胡老師表演的。
某個老師要調走了,晚上在學校辦公室全體教師開歡送會,每個老師都表演節目,就像我們現在的同學聚會。聽說趙老師表演得很出色,可惜我沒看到,也忘了第二天同學告訴我表演的內容。只記得有老師唱:張老三,我問你,你的家鄉在哪里?此歌在當時是聽不到的。但就是現在,也能想像出趙老師多才多藝的風格,還有滴水不漏、幽默風趣的聲音。
趙老師愛打籃球,下午會跟老師們玩一會兒。每次開運動會時,裁判長非他莫屬。偶然也會發發惱騷,說他們同學中,學習不好的都當了官,把事弄成了,像他這樣學習好的,都沒出息。半個世紀過去了,現在還不是這樣?但在我的心目中,趙老師就是榜樣,我一直都在暗暗發誓,將來就要做趙老師這樣的人,生當做人杰,死亦為鬼雄?,F在已經快給自己寫悼詞了,聽說人的一生有無建樹,關鍵就看悼詞了,我還沒有半點人杰樣,就是一個慫不頂,死后也肯定是個日吧歘鬼。咋辦呀?真叫人著急!

本文地址:http://www.szxyfys.com/35989.html
關注我們:微信公眾號:掃描二維碼慧學在線的微信號,公眾號:********
版權聲明:本文為原創文章,版權歸 admin 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發表評論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