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實驗物理老師原創)馬坊泉

2020-03-03 23:24  閱讀 1,652 次

這些年極少回老家,即便回去,也只是匆匆而去,匆匆而回。寒假回去,說是河里有泉水了。我便去看個究竟。河離家很近,約摸二百來米。走進河邊,也許冬季的緣故,河里的水冒著白汽,水不深,有些渾濁,但也分明看到不多的泉水汩汩外涌。我有些驚喜,但更多的是失望,眼前的景色和這季節一樣,少了些生機。這里的一切和兒時的記憶相距甚是遙遠。
我的老家馬坊村,據說是源于古代一位叫馬坊的將軍而得名。村子不大,一百多戶,八百余人。村里有泉水。泉水發源于村子北部,環繞半個村子,由西向東轉而朝南,約有一里長。河水沿溝渠向下游流去,經沙河流入新鄉的衛河,最后注入天津的海河,故這里屬海河水系。村子屬修武縣,修武和山西交界。修武北部是山地,南部是平原,山地平原各半。馬坊村在修武中部,屬平原地帶。村子向北十幾里地就是山區。這里地勢低,地下水豐富。從家門口向北望去,巍峨的太行山像一道屏風橫在北邊,山好像永遠是青色的,和藍天交映。馬坊泉這水應當是從山西暗河涌來的。于是村里有了天然的泉水。泉眼甚豐,不計其數,最大的泉眼有水桶粗細。泉水清澈透明,且冬暖夏涼。
河里魚蝦很多,小時候捉魚,常用一只碗,上面蒙一層塑料紙,中間剪個洞,放幾片饃,然后放入河里,過一會兒取出,碗里準有魚。蝦也很多,拿笊籬一撈即有,撈的蝦回家攤饃吃。螃蟹常躲在石頭下面,掀起石頭,可以看到螃蟹,捉到的螃蟹,通常是放在煤火上燒著吃。
馬坊泉有一種小蟲寄居在石頭里,我們都叫它“活石頭”,這種“活石頭”只在馬坊泉才有。鴨子特別喜歡吃這種石頭蟲,下的蛋比別處更大。用這種鴨蛋做的松花蛋特別醇香,曾一直是皇家貢品。
村里水很好,家里打井,打一人深就出水。水質很好,可以直接喝的。這里水多,樹也多。楊樹、榆樹、柳樹、槐樹、椿樹、桐樹及各種果樹。院子里就有兩顆棗樹、兩顆柿樹。門口槐花樹很多。春天上樹捋榆錢,采槐花:秋天夠柿子、打紅棗。
村里有果園,有菜園。82年散隊之前,經常分菜,拉著平車到菜園子拉菜,最多的是南瓜、蘿卜等。當然也得幫隊里干活,順便掙些工分。比如腰系包單,藍天下,棉花地里采摘雪白的像云一樣的棉花……
這里的景色的確很美。那么在古代是否更美呢?我想到了金代詩人元好問在此地寫下的《馬坊冷大師清真道院》詩三首。
(一)
水際茅齋星散居,白云閑伴五溪魚。
茂林修竹山如畫,蘸碧軒中恐不如。
(二)
枯蒲折葦障清灣,十里風荷指顧間。
安得西湖展江手,亂鋪云錦浸青山。
(三)
靜中人境兩翛然,我亦因君有靜緣。
已約青山來枕上,水亭風榭看明年。
從這三首詩中,我知道這里以前清凈幽美,山水相映。北面是山,此處是水,水鄉平原,泉水叮咚。馬坊泉附近尚有四泉,圣井泉、海子泉、龍母泉、吳公泉和馬坊泉合稱五泉。當然馬坊泉最盛。馬坊村附近的五里源即由五泉而得名。五里源向南五、六里的地方有東水寨和西水寨,兩個村子,既然叫水寨,水自然是很多的,這里種水稻,鵝鴨成群,而這一帶也被稱作“修武小江南”。
馬坊泉的西岸,有一座道觀,就是詩人元好問筆下的清真道院。道院的規模以前很大,現存只有一座宮殿,叫海蟾宮。
天下廟宇大都坐北朝南,而海蟾宮卻是例外。廟門朝北。說起來這有一個美麗的傳說。原來這和此廟供奉的道教神仙劉海在此修煉成仙有關。
劉海,原名劉操,乃道教全真教的北五祖之一海蟾子。相傳他十六歲考中狀元,被燕王劉守光招為駙馬,后任燕國宰相。在他四十歲生日那天,因醉酒將燕王陪嫁公主的珊瑚玉器打碎了,受到燕王責難,心中十分不快。碰巧有云游道人對他進行點化,于是他看破紅塵,辭官而去,并改名劉海,號海蟾子,四處訪仙問道。得遇純陽呂洞賓后,來到修武馬坊泉畔。見這里北依太行,稻塍蓮蕩,云煙朝暮,暗含仙機,遂在泉水的南側構庵而居,潛心修道。這馬坊泉中有一只千年金蟾,每當夜深人靜之時,金蟬口吐金蓮進行修煉。劉海扮作草人夜半趁金蟾口吐蓮花之時,就取過蓮花,吞入腹中,一陣清香浸入心脾,頓感遍體輕松,虛若無物。幾年后終于修成仙體,升天而去。
清康熙47年刻的《海蟾宮柏樹園碑記》記錄了劉海戲金蟾的情景。
按照元好問后來撰寫的《清真觀記》,此廟為長春教教主邱處機倡建。丘處機師從王重陽,王重陽師從劉海蟾。金大定二十八年(1188年),邱處機應金主之召赴金都燕京。他路過此地,這里秀水明山,茂林修竹,喜愛其風土之美,徘徊流連不忍離去。他對徒弟們說:“天下道院,武官為其冠首,濱都次之,圣水又次之。你們如果能夠在這里隱居修道,那么這里就能和濱都、圣水相媲美了?!彼耐降芫秃彤數剜l豪協商,捐地購材,一年后果然在傳說中劉海修煉時搭建的小茅庵的原址蓋起了一座道院。因為劉海的茅庵原來就在泉南,而且面向泉水開門,以方便每天的洗漱和取水,所以這道院就建成了很獨特的坐南朝北格局。馬坊泉也就就成了劉海的洗丹潭。當時道院并無名號,直到金大安元年(1209年),才被金主賜以真清觀。又因邱處機曾在這里手書《劉海蟾入道歌》,又名海蟾宮。邱處機的《劉海蟾入道歌》,敘述了劉操出家修道的原因,并告誡世人及時回頭抽身。今天所見入道碑,為今人重刻,其歌云:
余緣太歲生燕地,憶昔三光分秀氣。
丱角圓明霜雪心,十六早登科甲第。
紆朱懷紫金章貴,各各綺羅掛輕體。
如今位極掌絲綸,忽憶從前春一寐。
昨宵家宴至三更,兒女夫人并侍婢。
被余佯醉撥杯盤,擊碎珊瑚真玉器。
兒女嫌,夫人惡,忘了從前衣飲樂。
來朝朝退怒猶存,些兒小過無推托。
因此事,方頓悟,前有輪回誰救度。
退官納印棄榮華,慷慨身心求出路。
原碑在文革時被砸為數塊,現在不知在何處。
二月二,龍抬頭,這天是村里的廟會。四里八鄉的人都過來趕會,或是走個親戚。而這幾天村里照舊是要唱戲的。村里有自己的劇團,戲臺就在廟后。除了廟會唱戲外,過年時照例會唱幾天戲,村里的人認為過了二月二才叫過完年。
那時候的劇目挺多的,小時候經常去大隊部看排戲,看演戲。那個時候喜歡看武戲,不喜歡看文戲,一見到有武將出來,就高興。演出的劇目有《鍘美案》、《收岑彭》、《桃花庵》、《吳鳳嶺》、《對花槍》、后來又排了新戲《倒霉大叔的婚事》,印象當中還有《智取威虎山》。劇團一度很紅火,鄰村一些村民都會來看戲,邊方村喜歡唱戲的都來村里演戲,有幾位唱功十分了得。
村里唱的劇種叫懷梆,這是在舊懷慶府(焦作)一帶的小劇種。并不流行。目前沁陽尚有較為正規的劇團,但沁陽的懷梆變化了很多,那種土味不再濃厚。馬坊的懷梆還保持了那種本土氣息。但唱懷梆的越來越少,也沒有留下整出的音像資料。
馬坊村的劇團散了。只有那些喜歡懷梆的人會聚在一起,唱上一段。
村里人有一項手藝就是編框編簍。經常編籮頭,車擋,草簍等,這些是需要荊條的。荊條只有山上有,于是上山割些荊條,割下的荊條在水里泡上五六天后就可以編了。編好成品后,到集會上去賣??扇缃?,農村也不需要這些了,年輕人都不會這項手藝了??上КF在這項手藝已經沒人做了。
1976年,縣里建立火電廠,廠子就建在河北岸上。也就是從那時候,河里魚蝦開始減少,廠里會向河里排放溫水,再到后來,向河里排放煤沙。村子北邊有一白莊煤礦,后來礦井被淹,據說礦上用水泥堵住了地下暗河,那一年,馬坊泉和輝縣百泉同時沒水了。
最近一次回去,本家德春哥哥說河南師大來了幾名教師,想聽聽懷邦,雖說戲服行頭還在,但重要的是唱戲的人少了,只是錄了幾個小段。后來還聽說想要馬坊泉和海蟾宮重新修整。但我想無論怎樣修整恐怕也很難恢復到以前的情景了,單單是這泉,馬坊泉這個有一千多年的泉怕是要永遠干涸了。
兒時的情景很難再現了,村子也有了很大的變化,家家似乎富足了,然而卻沒了水,沒了果樹,沒了過年時的那種熱鬧,更遺憾的是2000年從市里遷來的鉛廠,生產了幾年,土地和水都給污染了,小孩都去城里上學了,村里小學也散了。雖說如今鉛廠停工了,但似乎也不能回到從前了,回到那個我所熟悉的馬坊村,“哪家姑娘能嫁到馬坊村是她的福分”,這話永遠也只能成為歷史了!
一切都在變,變得有些模糊;一切似乎又都沒變,仿佛仍在昨天。通紅的夕陽映照在河面上,我仰望枯樹掩映的藍天,努力搜尋著我的童年!

本文地址:http://www.szxyfys.com/35990.html
關注我們:微信公眾號:掃描二維碼慧學在線的微信號,公眾號:********
版權聲明:本文為原創文章,版權歸 admin 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發表評論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