恢復高考是哪一年(恢復高考那一年)

2020-06-14 22:35  閱讀 159 次

恢復高考是哪一年:1977年

一九七七年春節剛過,L的高中階段最后一個學期開學了。

開學不久就有同學私底下傳說,今年大學招生要在應屆高中畢業生中考試錄取。這在當時來說無疑是一枚重磅炸彈,但它終究不是官方消息,雖然不是官方消息,大家還是信其有,不信其無,表面看來大家似乎比較平靜,其實私底下已經是“暗流涌動”。受文化大革命的影響,平時大家都不那么認真學習,眼下卻一個個暗自用功,平時下課時嘻笑打鬧的場景不見了,有的是三五一群在討論學習上的問題,有的拿出高一時的課本,看到一些題目干瞪眼,不要說學到的知識都還給老師了,其實當時壓根就沒有學,高一時都是在學工、學農、學軍中度過的,本來就很薄的教科書,到學期終了還有不少內容沒教完,高二的第一學期是在東風大隊的豬場勞動。盡管如此,此時大家學習的熱情不減,同學之間討論,有問題請教老師變成了常態。

L這一屆,從小學一年級到高中這九年,幾乎都是在文化大革命運動中度過的,學習好不好都一樣,畢業后都是回家參加生產隊勞動,沒人把學習當回事,從而產生了“讀書無用論”,一些同學初中、高中沒上完就回家勞動了,有的學一門手藝,信奉的是“荒年餓不死手藝人”。當年年輕人的出路有兩條,一是參軍,二是上大學??墒沁@兩條出路不是人人都有機會的,能通過這兩條路走出高橋的那是要有點背景的?,F在突然有“大學招生要在應屆畢業生中考試錄取”,這給那些渴望跳出農門的學子們以無限的希望,他們怎么能無動于衷呢?

時間很快到了7月初,L和他的同學們高中畢業各自回家了,L在外地做中學老師的堂哥也回到了家中。聽堂哥說,今年要在應屆畢業生中招收大學生估計不大可能了,時間太緊來不及的。這在《大轉折》中就有相關描述,當時小平同志招集相關部門負責同志開會研究恢復高考的問題,就有人表示時間太緊,就是要恢復高考只有等到下一年。這對L來說多少有些打擊(畢竟都是小道消息),因為當時只聽說是應屆畢業生,而下一年L還能不能參加高考變成了未知數。L想,明年我如果不能參加高考,我弟弟過兩年肯定要參加高考,我還不如給弟弟高考做點準備。于是,L從別人處借來了文革前的物理教科書,整個夏天,白天下地勞動,中午就在家里手抄物理教科書,晚上也在抄,想把整個物理教科書全部抄下來留給弟弟用(那時的L還不到17周歲,很幼稚的)。

到了十月中下旬,確切的消息到了,應屆、往屆生都可以參加高考。

中學的老師通知L晚上可到學校復習,那時的老師真的是無私奉獻,不談名、不談利,只想讓自己的學生能夠考取大學。L白天參加生產隊勞動,晚上到中學參加復習,學校如遇特殊情況不能開課,L就在家自己復習。L并不是一個頭腦聰明的人,但還算是一個勤奮的人。有一天晚上,正當L在油燈下復習到十一點多鐘的時候,就聽到草堆下“嗤嗤”的響聲,L一手拿著罩子燈的燈座,一手扶著燈罩,將罩子燈高高舉起,就看到一只螃蟹在草堆跟前慢慢地爬,L上前一把將螃蟹捉住,叫醒了熟睡的母親,“媽,我抓到了一只螃蟹”,母親睜開眼睛,看著L手中的螃蟹,以肯定的口氣跟L說:“你考取了,你考取了?!痹诶霞矣羞@樣的說法,只要是揀到魚、螃蟹就是大吉,要是揀到烏龜、黑魚、甲魚就很晦氣,不知是否有根據,總之L聽了母親的話很不以為然,怎么能那么容易考上呢?

鎮江地區的初考很快就到了,L的考場就在高橋中學,對于L這樣的考生來說,這樣的正規考試平生還是第一次,想想都很緊張,好在L早有準備,因為L在前幾年生病的時候,頭暈目眩,大隊醫務室的赤腳醫生用葡萄糖粉沖水給L喝,之后癥狀明顯好轉,心也定多了,有了這樣的經驗,L事先買了幾支注射用葡萄糖液帶在身上。到了考場,就聽人說試卷是專人押運到高橋并有專人值守,看到教室的墻上刷滿了“刻苦鉆研”、“又紅又?!敝惖拇蠓鶚苏Z,再看看考生,一個個神情緊張,考務人員行色匆匆,這無形中增加了L的緊張感,L的心臟“砰砰”直跳。預備鈴聲響了,L掏出葡萄糖液用圓規敲掉瓶子的頂端,揚起脖子一飲而盡,果然心定了許多,然后大踏步走進考場。

初考結果出來了,在高橋中學應屆畢業的近120人中,通過初考的只有3、4個人,L是其中之一。消息不脛而走,家里人為L初考過關而高興,曾經教過L的老師都自豪地說L是他的學生。而L頭腦很是清醒,這只是初考,全省統考還在等著他呢,L怎么也高興不起來,繼續投入到復習當中。

1977年12月下旬,全省統考開始了,考場設在大港中學,經過幾天的緊張考試,L回到了高橋,從L的神情看,L應該考的還不錯。兩次考試終于結束了,L們卸下了所有的負擔,回歸到正常生活,L去了高橋供銷社做臨時工。

1978年一月的一天,天氣很冷,天寒地凍,但天氣晴朗,陽光燦爛。正當L在供銷社干活時,上初中的弟弟氣喘吁吁的跑來告訴L,“你考取了,學校通知你馬上到公社文教上去一趟?!盠聽到這個消息高興得跳了起來,護袖、圍裙都沒來得及摘下,一路小跑地來到公社文教辦。

接下來公社文教辦派了兩名老師到L的父親工作所在地進行了外調、政審,體檢工作也隨之展開。在體檢時,當醫生在體檢表上寫下“色盲”兩個字的時候,L當時就感到天旋地轉,臉色煞白,領隊的老師見狀忙過來安慰L,“沒事的,沒事的,這不會受影響的?!北M管有老師的不斷安慰,L還是過了老半天才緩過神來。自此,L心中就多了一份擔心,這會不會影響錄取呢?畢竟L想跳出農門,改變命運的欲望是那么的強烈,從1977年年初知道恢復高考的好消息,到觸手可及的大學夢,他怎么能不擔心呢?

1978年的春節來了,隨著新春佳節的到來,L的人生篇章翻開了嶄新的一頁。

劉漣

2019.6.4

本文地址:http://www.szxyfys.com/39255.html
關注我們:微信公眾號:掃描二維碼慧學在線的微信號,公眾號:********
版權聲明:本文為原創文章,版權歸 admin 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發表評論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