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安生||藍田城墻記憶

2020-11-06 20:08  閱讀 0 次

文學愛好者的創作平臺散文/詩詞/ 小說/ 情感藍田城墻記憶
作者:張安生
(清代藍田縣城平面圖)
明清時期,西安的每個縣城都有城墻。到上世紀五十年代時,這些城墻開始被逐漸拆除,慢慢消失了。而藍田城墻是消失較晚的縣城城墻,至今還殘留著一部分。我家曾居住在藍田城墻里的東場村,城墻給我留下了無數的記憶。
據我查找資料,藍田城墻最早建于東晉,古名蟯柳城。公元417年,東晉大將劉裕北伐途經藍田,建柳城(因四周遍栽柳樹得名),城墻高五米余,周長一點五公里。
明代嘉靖二年,藍田城墻進行了擴建,城墻增高為八米多,周長超過二點五公里,全城面積8頃60畝,建有四門,墻外護城河池深近七米。后來又改土墻為磚墻,還在南城墻增設了一個門。
清代時,順治、乾隆、嘉慶年間藍田縣城不斷進行維修、完善。道光十七年(1837年)重修縣城,重修城墻、門樓、卡房、魁星樓等。五座城門分別命名為東門鳴鳳門、南門延燕門、永清門、西門涌金門、北門迎恩門。清同治九年(1870年)增筑城堞一千二百五十座,城周鑄炮十三尊,架設于各個關口,又添了城門吊橋,完備了古城設防。我手頭有一份《清代藍田縣城平面圖》,詳細記錄了藍田縣城的全貌。
民國時繼續沿用清代縣城,城墻東面從東窯村北頭始至城隍廟的南端,西面從現在的藍田賓館至藍田縣中醫院。城內道路縱橫,居中的鳴道巷、毛家巷、白云寺巷、教育局巷、中山大街、趙家巷,寬闊通暢。東邊的城隍廟巷、水道巷、李家巷及西邊的穆家巷筆直兩望。
到上世紀五十年代初時,藍田縣城墻尚且保存完整。清同治年鑄造的那十三尊大炮還坐落在城墻的各個關口。城外護城河碧水長流,魚鱉蛙蝦競游,兩岸草木茂盛。每日進出城墻人數眾多,城墻拱門里常有納涼避雨或流浪歇腳之人,依舊延續著自古以來自然經濟的傳統。
城墻記錄著兒時的友情
從上世紀五十年代中期開始,藍田城墻不斷被拆挖。挖墻取土從南門開始,接著北門也沒了,接下來是東門,最后是西門。很快,城墻也一節節倒下。沒有了城門,城墻便成了一段段孤零零的風景,再也沒有了昔日的威嚴。
在我的記憶中,到上世紀六十年代,藍田城墻只剩下殘缺的東段和西段。那時候,我們家租住在藍田縣城關的東場村,位于城墻東圍墻的里面,我們一出家門就能看到聳立的城墻。高大厚實的東城墻從東窯村的北頭間接延伸到東街學校的南邊,城墻下面依次排列著背靠城墻的人家,這其中有許多是我們同學的家。每當空閑有興致時,幾個伙伴便登上城墻瞭望或在上面玩耍。站在城墻上巍巍乎蕩蕩乎,可以看到西面的白鹿原像一道天然屏障,護衛著藍田縣城;灞河像一條白色的玉帶自南向北從縣城的西面穿插而過;縣城周圍的村莊綠樹縈繞,鄉間道路縱橫,田連阡陌,白云在藍天中漂浮,鳥兒不時掠過,心中油然而有一種山河壯麗的感覺。
我們所上的東街學校的東南角,是殘缺的東城墻一段的邊緣,不時有同學三三兩兩地登上城墻去玩耍。一度緊挨城墻的茅廁外墻倒了,許多同學一有機會便偷著沿倒塌處爬上城墻,舉目四望,一覽眾物小,城墻對我們有著揮之不去的吸引力。小時候思想單純,男女同學間都保持著距離。我和一個好兄弟與另一對好姐妹由于經常在同一條來往學校的路上相遇結伴而成為比較親密的伙伴。有幾次在星期日,我們相約登上東場村后面的城墻。為了防備其他同學看見,我們幾個前后錯開行走,然后依次登上城墻。大家在城墻上望著遠方指指點點,努力發現著新的景象,累了,找幾個磚頭石塊圍坐在一起,說說近期學校里發生的事。每一次,大家都覺得時間過得很快,下了城墻,心里都盼望著下次再聚的機會。城墻是我們友誼的見證,它記錄著我們幾個幼時的朋友純潔的友情。
(現存唯一的一段藍田城墻)
在城墻上感受“藍田巨變”
在東街學校上學時,偶爾班主任也帶領全班同學登上城墻,大家興高釆烈,前呼后擁,嬉戲打鬧,很是開心。
上城墻也是語文老師帶領學生進行課外寫作活動的一種方式。記得一九七三年四月的一天早晨,我們小學“五·三”班在班主任李緒文老師帶領下又一次登上城墻,他要求同學們聯系實際寫一篇歌頌社會主義建設的作文。李老師在城墻上點出幾個突出的建筑物讓大家聯想發揮,我們看著遠處的景物,心潮澎湃,各自寫出了自己的感受。最后,郭化純同學的作文《藍田巨變》由于敘述全面、激情洋溢而被當作范文:
清晨,東方出現了萬道霞光,一輪紅日冉冉升起,迎著撲面而來的春風,在李老師的帶領下,我們全班同學登上了城墻。
站在城墻上環望四周,陽光鋪滿大地,到處生機勃勃,我們心潮澎湃。
抬眼望東,一道道山梁伸向遠方高處,綿延的丘陵猶如背帶掛在縣城的腰上。遠處的果樹開滿各色的花朵,滿坡遍野彌漫著春天的氣息。
東南面,磚瓦廠高聳入云的煙囪冒著縷縷青煙,工人們推著小車把一批批磚坯運送到窯里。原來的荒草坡地現在為藍田的建設增磚添瓦。
壯觀美麗的南河大橋像一條巨龍橫臥在灞河水上,滾滾河水從下面穿流而過。橋西遠處,輞灞兩河交匯,河面寬闊,河水洶涌,激蕩人心。
緊靠河水的是寬闊高大的白鹿原,荒坡變成了層層梯田,一根根水泥電桿架著條條高壓電線,把強大的電流輸送到白鹿原的各個角落,使家家戶戶實現了點燈不用油的愿望。
眼光北移,一座座樓房拔地而起,原來長滿雜草隨處污水的地方,奇跡般地變成了欣欣向榮的場所,人頭涌動,熱鬧非凡……
昔日城墻僅存一段
一九七六年我上了高中城關中學,學校也是與藍田城墻緊密相連,原教學區在城墻內。我所在的高一·三班教室就在殘存的西城墻腳下,課余閑暇時上城墻也是隨便之事。當時大操場在西城墻外面,那也是藍田縣舉行大型集會的地方。
城墻是一道風景,有一段城墻在其中,學校便增厚了它的歷史,城關中學這所當時已有近四十年歷史的老校見證了藍田城墻從完整到殘缺的變化。城墻上閱讀看書者有之,休閑散步者有之,也有中午在小樹下納涼休息的。上了城墻,似乎總有一種喜悅興奮輕松自在的感覺。
一九七七年九月,為了墊填學校女生院路東面的大坑,西城墻被挖去了不少土方,操場門南面的城墻便只剩下了殘垣斷壁。再后來,門北邊的城墻也漸漸變小,直到縣城西段的城墻完全消失。
八九十年代,隨著縣城基建規模的增大,修路、蓋房、辦磚廠等都需要大量土方,東城墻也被大量釆挖,慢慢地失去了往日的雄偉風采。
今年秋天,我再一次來到東場村曾經住過的地方。北窯、東窯、后窯、蔡家拐這些城墻角下昔日的村子還在,但那個讓他們依靠的屏障卻消失殆盡了。沿著東窯村后南邊的路向北走,還能看到一些城墻的痕跡,殘存有一段三四十米長、五六米高的城墻遺跡,這是藍田城墻至今唯一的遺跡?;蛟S未來的某個時候,這段僅有的存留也會消失。
藍田城墻是在我們這一代消失的,它也凝結著我們心里最難割舍的情感。
(圖中紅線為藍田城墻在如今縣城的位置示意圖)
來源:《西安晚報》2018年10月28日
作者簡介
鄉土藍田平臺特邀作者:張安生,居住于藍田縣城北街村,供職國企。臨近退休,喜歡偶爾寫幾筆抒發情懷和記錄那個年代的點點滴滴。
鄉土藍田平臺投稿簡介
1、投稿郵箱1243809605@qq.com,也可微信13759963715聯系平臺小編投稿,題材以小說,散文,詩詞,古文,鄉土,情感等文學為主。
投稿文責自負,要求300字以上,【投稿前請仔細完善作品段落,字詞引用,并附上作者簡介及照片】,作品原創首發請注明,作品如有抄襲永不錄取,作品一周內沒有發表請另投別處。
2、《鄉土藍田》已開通頭條號、企鵝號等各大平臺,并同時推廣投稿作品,是書寫鄉土、尋覓交友的方便平臺。
3、平臺作品中圖文來自網絡的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平臺小編 :張勇【網名:草根牧羊】
微信:13759963715
平臺群主 :陳通【筆名:張奮斗】
微信:wxid_cu6y5zxnsgqz21
平臺宗旨:搭建一方樂土,實現文學愛好者的夢想!

目前900+文學愛好者關注并加入我們
往期作品展示
張天正||藍田縣藍關古道.發現又一巨型摩崖石刻
劉新鋒||輞川---一幀夢鄉里的插圖
臧兆林||憶父親臨終的那幾天
王件件||小詩一首【一片蒼白】
兀安邦||洩湖鎮兀家巖的兀姓從何而來?
段利紅||鄉愁也許是那一縷縷炊煙
靳洪濤||藍田葫蘆岔一個值得去的地方
曹衛軍||我愛咥家鄉的面
張勇||藍田饸饹
何宏遠||父親的背影
張安生||城墻往事
楊高利||夏夜憶母愛
武文||我的根在輞川
藍田村史||前衛鎮陳莊村
靳栓岐||普化景靳村史
---鄉土藍田平臺---
長按二維碼關注
創作不易,歡迎鼓勵點評!

本文地址:http://www.szxyfys.com/42655.html
關注我們:微信公眾號:掃描二維碼慧學在線的微信號,公眾號:********
版權聲明:本文為原創文章,版權歸 admin 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發表評論


表情